张玉妹:先生之风 山高水长――纪念戴世光教授诞辰100周年座谈侧记

性感荷官 admin 评论

先生之风 山高水长 ――纪念戴世光教授诞辰 100 周年座谈侧记 2008 年 12 月 1 日,是我国统计学界泰斗、著名人口学家、经济学家戴世光教授诞辰 100 周年的日子。中国人民大学明德楼的一间会议室里,可谓往来皆鸿儒,聚集了我国统计教育界的名苑大家:茆诗

先生之风  山高水长

――纪念戴世光教授诞辰100周年座谈侧记

 

  2008121日,是我国统计学界泰斗、著名人口学家、经济学家戴世光教授诞辰100周年的日子。中国人民大学明德楼的一间会议室里,可谓往来皆鸿儒,聚集了我国统计教育界的名苑大家:茆诗松、王传伦、王学仁、陈家鼎、倪家勋、林福德、吴喜之以及戴老先生的亲传弟子袁卫、汪叔夜、蔡志洲等,很多人从千里之外专程赶到,在这样一个日子,共同缅怀戴世光教授的人格风范、学术造诣。

 

  人民大学党委书记程天权作为校方代表出席。

 

  国家统计局谢鸿光副局长代表国家统计局发表讲话。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副主席贺铿莅临此会。

 

  一本厚厚的、尚还散发着墨香的《戴世光文集》静静地放在人们的面前,扉页中,有戴老先生白发的照片。

 

  12月的北京,天朗朗,风飒飒,会议室内,气氛融融,言语切切!作为一个聆听者,我在大家的叙述中,渐渐找寻到了老先生的风范与风采。

 

生平轨迹

 

  戴世光教授1908121日出生于天津,1922年夏在天津考入南开中学。1927年夏,只读了一年预科后同时考取南开大学和清华大学,因为家已经搬到北京,就选择了清华大学经济系。1935年夏赴美国密执根大学数学系研究院统计组攻读硕士学位。经过一年艰苦的学习,他顺利完成了数理统计硕士课程的学习并在1936年夏获得理学硕士学位。1938年夏进入清华大学国情普查研究所任副教授,当时的所长是陈达教授(兼任),研究教授还有李景汉(兼任),戴世光教授任统计主任,同时兼授经济系的统计课程。1939年主持完成了7万人口的“呈贡人口普查”。当时,国情普查所选定昆明郊区的“呈贡县”作为试验县,研究所设在呈贡文庙内,从研究所到西南联大上课需坐火车,一般2-3天集中上课,平时在呈贡做研究。1940年主持完成了“呈贡农业普查”,并晋升为正教授。那几年里,还与伍启元、杨西孟、鲍觉民、费孝通等合写“论物价问题”等文章。1979年,发表<积极发展科学的统计学,为我国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服务>(《经济研究》1979)的学术论文。文章认为,国际上只有一门统计学,批判“苏联统计理论”违背了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强调统计学在社会科学领域中应用的必要性。文章发表后,立即在统计学界产生了极大的震动。1993年完成最后一本著作《应用统计学----控制偶然性,探索必然性》。他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解释了统计理论及其应用的原理,为统计学哲学问题的研究做出了贡献。这也是他一生对统计方法的理解、概括和总结。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戴世光教授率先提出了“统计教育与科研应该与国际接轨”的观点,对统计学研究的发展,以及我国统计专业教育产生了巨大影响。199981日仙逝,享年91岁。戴世光教授的生平也是我国统计学发展的缩影,他是我国20世纪最杰出的统计学家之一,对改革开放后中国统计教育事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各界评价

 

  程天权书记:戴世光是我国备受尊重的统计学界的泰斗,是我国著名的人口学家和经济学家,是人大统计学系最早的教授和首批博士生导师。今天的活动既是为了纪念这位泰斗为我国统计学、人口学和经济学发展所做出的贡献,也是为了更好地弘扬统计科学精神,更好地发展我国统计教育、统计研究和统计创新。戴教授所做出的杰出贡献将永远留在人大师生的心中。

 

  谢鸿光副局长:戴世光教授学贯东西,坚持真理,品德高尚。他几十年如一日,为我国统计学教育的发展和统计理论、方法在政府中的应用做出了巨大的基础性贡献。作为一名统计人,我在此对戴老表示敬意。我在厦大看老一辈统计学家的书,吸收他们的思想和精神,学知识,学做人。几十年来,我国统计事业的发展,无不凝聚着大师们的辛勤汗水和超凡智慧。在他们的指引下,优秀的统计人才不断走入我国统计行业,促进了国家统计事业的发展。与国家整体发展一样,统计发展也体现出改革开放两个基本方面。目前,我国的统计工作面临着日益增长的国际需求、党的领导的决策需求和社会公众的需求。同时,统计制度、方法、统计指标体系、管理体系等方面面临着许多不适应的地方。这都需要统计专家、学者的聪明才智和奉献。今天,我们纪念戴老,就是要通过对老一辈统计学者的缅怀,促进新的统计人的热情、学识,促进我国统计事业和统计教育的发展,为国家伟大复兴做贡献。

 

  贺铿副主席:很高兴参加此次座谈会,我与戴老师很少碰面,但我很尊敬他。从戴老生平来讲,有些事值得我们很好的学习。他的一生对统计教育、统计科学研究,尤其是研究中的统计思想和统计实践都对统计界有突出的贡献。我个人认为就统计是门什么样的科学这个问题,现在仍存在着很大分歧,但它的确是一门很重要的科学。在统计学这个方面,最重要的就是为我们这些从事统计工作、统计教学和科研的人提供一种思想,戴老在这一方面留下了一笔非常宝贵的财富。对于统计学中某一些越境的问题,我们不需要过度追究。但我们要有一种统计思想来对待统计工作。纯粹地从工程科学或自然科学方面去理解的话,是无法做好统计工作的。在统计教育方面,戴老为我国统计事业培育了许多优秀的专业人士,在他的思想的影响之下,尽管存在一些挑战,但相信国内统计事业会更好地发展。

 

  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茆诗松:戴老的思想是比较独特的,统计在数学里不成问题,为何在经济里就成问题了呢?我国统计远落后于国际,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统计与数学应正确对位。经济统计与数理统计是一家。现在的问题是双方都需要结合,如何实现统计教育与我国经济相联系,是很重要的。统计不能完全搞数学,那是数学家,而不是统计学家。学习数学有好处,但人生精力有限,不能无限制地学数学。数学理念不能与统计理念相混淆。马克思指出“等价交换是在平均数中产生的”,看似简单的平均数,我们可以从中总结出相应的经济规律。数学式地教授概率统计危害很大,统计味消失殆尽。写数学书容易写统计教材难,写统计教材需要广泛的生活面、经济理论、统计知识等。人大统计学院是统计界的领军人物,统计需要学习思想,而不是无限制地学数学。在我国,学生没有选择,只是听从于老师,老师如何讲,学生就如何学。因此,数学系培养不出来统计教师。课如何上,教材应如何设定,都值得深入思索。否则我们培养的人才的实际能力会很弱。统计在国际上发展很快,我国数学与国际水平相差不大,但统计却远落后于国际水平。搞研究的人员应把统计的基础知识打好,既然我国能走到月球上,那么统计就也能蓬勃发展。

 

  云南大学原校长王学仁:1979年戴老通过两篇文章提出了大统计思想,认为统计应数量化。该思想使得戴老遭到了批判,但他不以为然,坚定自己的立场,持之以恒。在艰难的环境中坚持学科研究,这令我对他十分的钦佩。他严谨的做事风范更是让我敬佩。即便高达75岁高龄,也不忘自己一生定下的目标,始终坚定不移。这一点,我们统计界应该向他学习。我们要努力实现大统计、一门统计学,实现戴老的目标,为中国统计努力奋斗。

 

  人大社会人口学院教授林福德:我是在抗战时期在昆明西南联合大学认识戴老。美军支援抗日,戴老等人组织译员训练班,邀请美国军官讲课。戴老做了一些很有意义的事情。戴老组织的昆明呈贡县人口普查,我认为这是他在学术上最早的贡献,他认为搞人口普查,首先要画地图,使得地区间无交叉与遗漏;第二,在地图中标注主要房屋建筑;第三,统计常住人口。我认为对中国人口普查有突出贡献的学者就是戴老师。

 

  北大数学科学院教授陈家鼎:美国一位专家著出一本书,将统计方法用于人口寿命的评估方面,国际上将其作为世界卫生组织调查的方法。他对戴老极其尊敬。他指出戴老对他的影响很大,当时戴老已高达79岁。已经成就卓越的学生对戴老依旧念念不忘、敬佩有加,这一点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在我们将经济置身事外,将统计与工业等相联系的时候,戴老无畏的将统计方法应用于经济领域,钻研于经济统计中的各个问题之中,不畏艰辛。

 

  人大社会人口学院教授邬沧萍:我们共事26年,既是同学,又是同行,也是同志。我们一起参与了许多运动,交往甚深。我们二人曾一起在人口所工作,一起讨论,一起工作。老戴给我最深的记忆是他坚定的政治立场,这是值得我学习的地方。另外,他为人非常认真,授课严谨,孜孜不倦,术业有专。他一方面很好强,另一方面他时刻让自己保持着活力,朝气蓬勃,喜欢跟年轻人交谈。他的科学精神以及为人对我的影响都很大。

 

  国家统计局研究所所长李纲:1984年我得到戴老的一本书,通过这本小册子更多地了解戴老的思想。它让我第一次将统计与实事求是联系起来,20多年,我觉着这种指导思想对我的影响很深。

 

  台湾辅仁大学教授谢邦昌:戴老一直在辅仁大学兼课,为辅大统计的发展也做出了贡献。戴老对统计的热情跟认真程度是我们应该学习的地方。戴老就统计前景给我们了一个很明确的方向,他可以说是统计界的先知。我们应该认识到统计的重要性,它的应用性和使用性非常重要,可用于金融、生物、经济等,是一门很广泛的学科,我们应该提高统计学的地位,将其纳为一级学科。在美国,可以没有微积分,但不能没有统计。

 

  香港理工大学会计及金融学院副教授、戴老的弟子汪叔夜:作为戴老师的关门弟子,他对我的教育是很深的。他当时对我们的希望很高,教导我们要把数学、统计学和经济学作为基础学科学好。很遗憾我现在还没达到这一要求,我现在是做金融学的研究。我希望戴老师留给我们的精神,我们能发扬光大。

 

  北大经济学院教授蔡志洲:1979年我读研究生,学习统计,戴老的讲课非常有趣,很形象。人大将戴老思想发扬广大,有很大贡献。国民总量是整个宏观经济学的基础,这是宏观经济学的范畴,但搞统计是否该做这一块?是否应把它划为统计的范畴?宏观经济离不开统计模型,统计可以为经济挖掘出规律。戴老的研究跟他的整个领域对我们经济增长和统计发展都做出了巨大贡献。我个人对戴老有很深的感情,是带着思念的感情来参与此次会议。

 

  人大统计学院教授倪加勋:我与戴老师的相遇比较晚。受左的思想影响,当时统计学分为两派:一派受苏联影响,认为统计学是研究实质性的科学,是有阶级性和党性的科学;另一派以戴老为代表,认为统计是一门方法,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都可以用。当时,前一派势力庞大,戴老的支持者并不多。而戴老不畏强权,坚持真理,是十分难得的。

 

  ……

 

  座谈会在时近正午的时候结束,大家似都有言犹未尽之感,一路走一路畅谈。风中,几个老先生的白发被吹起,脚步却是硬朗、坚实:人大的校园里,来来往往着青春的面孔;明德楼内,男男女女中几多统计新人……忽然痴想:若是戴老先生尚在,看到他的战友、看到他的学生、看到新鲜的人大、看到那么多学统计的学生,他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再看手中的《戴世光文集》、再看老先生的照片,分明他在笑!

 

  (作者单位:中国统计出版社) 

张玉妹:先生之风 山高水长――纪念戴世光教授诞辰100周年座谈侧记

荷官_澳门荷官:张玉妹:先生之风 山高水长――纪念戴世光教授诞辰100周年座谈侧记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